ニュース

山東亜飛特グループ有限公司

国内:
+86-531-87170006
+86-531- 87170005
国際:
+86-531-87078055
+86-531-87078066
FAX:
+86-531-89006116
+86-531-89006226
メール:
900@sdgangtie.com
住所:
山東済南市工業北路济钢工業区
郵便:
250000
業界ニュース ホーム >> ニュース >> 業界ニュース

鞍本重组今年或有重大突破 4200万吨“大鞍钢”呼之欲出

最后编辑:2010-05-06  浏览:874 次  【字体:  
  “鞍本合作今年有进展吗?”对于记者的提问,全国人大代表、辽宁省委书记王珉的回答干净利落:会有重大突破!与此同时,全国人大代表、鞍钢集团总经理张晓刚日前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在辽宁省委省政府的推动下,鞍钢和本钢、东北特钢之间的战略合作今年将有实质性进展。

  另外,全国政协委员、本溪钢铁集团董事长于天忱也表示,重组是大势所趋,“我个人觉得没有什么大的困难。”

  中国证券报跟踪数据显示,如果重组成功,鞍本与攀钢、东北特钢以及凌钢合并后形成的大鞍钢集团粗钢产量将突破4200万吨,超过河北钢铁集团成为国内钢企的龙头老大。

  大鞍钢实质性重组即将破题

  目前,我国钢铁产业已呈大集团鼎立之势。河北钢铁集团重组后,粗钢产量一跃成为全国第一,传统的“宝武鞍”排序已经发生改变,鞍钢的压力愈发明显。“推进鞍本与攀钢、东北特钢的联合重组”也已进入辽宁省政府的视线。

  中钢协的统计数据显示,2009年,鞍钢的粗钢产量为2013万吨,本钢粗钢产量为906万吨,东北特钢粗钢产量为160万吨。再加上鞍钢重组攀钢后增加的818万吨产量和凌钢集团307万吨的产量,整合后的大鞍钢粗钢年产量将达到4204万吨。

  工信部副部长苗圩曾公开表示,要在全国范围内鼓励发展3至5家产量在5000万吨以上的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大企业集团。记者了解到,进入巨头俱乐部,钢企将享受到一系列扶持措施,包括项目建设投资的放行、资源的优先配置等。

  这或许正是一些巨头坐不住的原因。中国冶金工业经济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刘海民认为,“国家主动推进一批重大重组的项目,将创造一种氛围和压力。人家济钢、莱钢都合并了,你单打独斗的就会坐不住”。

  鞍本重组:领证多年不结婚

  记者了解到,鞍本重组的想法事实上由来已久。2005年8月16日,在多个部委的联合撮合下,鞍本集团挂牌成立,并成立了鞍本重组董事会推进委员会作为双方重组的协商机构。

  “鞍钢在鞍本重组的过程中一直非常积极,鞍本重组主要由鞍钢来主导,但是本钢并不热情。”中信证券钢铁行业首席分析师周希增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。

  遗憾的是,挂牌后,鞍钢与本钢依然各自为政,不断地扩大生产规模,提升产能。2005年10月,鞍钢集团率先实现整体上市。紧随其后,2006年底,本钢集团亦完成了钢铁主业的整体上市。

  四年半过去了,鞍钢本钢只是挂了一个鞍本集团的牌子,合并一下财务报表,实质性重组进程并没有展开。

  推动重组还要政府唱主角

  究竟是哪些阻力致使鞍本重组进程一拖再拖呢?

  “我的钢铁网”咨询总监徐向春表示,“根本原因就是地方和中央在财政税收、人员安置等具体利益没有协调好导致的。企业所属关系不同导致鞍本不能像河北省那样协调起来顺畅。”

  周希增也认为,并购后地方政府的GDP和税收将受到很大影响,而且一些钢铁项目已经有很大的投入,地方政府不愿将这部分项目交给其他利益方。“如果地方政府支持,并购就可以加快,比如河北钢铁和山东钢铁的整合。只要政府有决心,就不难协调好利益问题,财税政策完全可以成为结构调整的有力杠杆和重要工具。”周希增说。

  “动手整合最早的反而没有进展,这说得过去吗?”出身鞍钢的钢铁专家马忠普指出,鞍本重组艰难反映了体制根源,也有认识上的模糊性,旧体制下存留的诸多障碍阻挠了相关各方把事情向前推进。

  以河北钢铁为例,其重组经历了“五上四下”的复杂过程,很多具体工作都由河北省政府出面协调。河钢集团董事长王义芳深有感触地说:“没有政府的帮助,单凭市场的力量,重组根本无法进行。”

  “鞍钢和本钢的重组一开始就是政府主导的,可能还是需要政府来继续推动。也许钢铁兼并重组条例出台后,鞍本重组有望打破沉寂。”周希增表示。【中国证券报】